課前,孩子脫口而出:「老師,我好想死。」面對眼前12歲不到,稚氣仍未脫的孩子,我欲往下探詢,得到的卻是漫不經心的表象回答:「功課好多、老師好煩……。」接續一連串的:「我不知道,我不能說,我不知道怎麼說。」

很快在心裡決定,這堂課不做瑜伽體位法練習,而是幫助孩子從內在出發。課中,引導了孩子做彩繪曼陀羅與數息靜心。很快,他們就定、靜下來。而後再請他們將自己的家庭成員,投射在彩繪曼陀羅的畫作中,我則從旁引導他們做敘事治療。

孩子告訴我:「我討厭阿嬤。」面對詢問,我聽見的是一個隱藏在心底很久的傷。即便孩子使用的是詼諧、沒上心的口吻,但在那底下,卻有著許多起伏的情緒波及憤怒。能量非常非常細微的流動著。細微到若沒有保持覺察,我們將錯過。接著,我要孩子找到一個對象,假裝她就是你的阿嬤,你可以對她想出任何想說的話。剛開始孩子推託,不願嘗試,後來起身繞著教室滿場走。

那是一種不安及釋放前的偽裝。然後,他用孩子般笑鬧的方式,對著他眼前的阿嬤,說出隱藏在內心深處的不爽、不滿與抗議。釋放完,隨後他坐了下來。然後用不經意的羞郝,笑著說:「好啦!其實也不全是阿嬤的錯……。」「老師,有好多事情我明明就不記得了,但跟你講話時,那些事情怎麼好像又突然回來了?」

是的!孩子,我們總以為那些不復記憶的事,其實未曾消失,它一直在我們內心深處默默影響我們的一切。直到我們願意重新、看見面對、接受,並學習用另一個角度看世界,心靈的成長才會真正的展開。而這就是存在的力量,引導我出現在此的原因。

祝福你,我的小草孩子!

文字/ 范銀珊 老師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