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CC,來到書屋之前長期在身障的非營利組織工作,也是一名斜槓羽球教練,另外一個比較特別的是「身障羽球教練」,熱愛羽球的我在剛畢業那年執行了一個到環島到台灣偏鄉教弱勢的孩子打羽球,也帶了當時的身障羽球選手到偏鄉為孩子上一堂別開生面的生命教育,一個城市待了一個月開始了我為期一年的環島之路,從澎湖的望安和吉貝開始到了每個地方都帶了偏鄉國小、育幼院或是身心障礙機構,教當地的孩子一起打球,整整繞了台灣一圈,那年我待過許多偏鄉單位,也寫下了很多的故事。

回來之後一直在為了身障機構做付出,但其實我心中最放不下的是弱勢的孩子,我發現青少年和孩童是我更關注的社會議題,我的內心告訴自己,我想要陪伴孩子,最後在轉職之際我發現了小草書屋,是個如此用心在陪伴孩子的單位,我立馬應徵,到了協會,副校長知道我有羽球的技能,便詢問我願不願意擔任書屋孩子的體能課老師,那時我反問:我只會羽球可以嗎?副校長也就直接回說:那就當羽球教練吧!


剛開始上課我是帶著要把書屋的孩子帶成球隊的方式來做訓練,幾堂課下來發現孩子的興趣缺缺,其實我挺失落的,我便問了幾個孩子和老師,孩子給的回饋是,因為教練只有一個,書屋的孩子有快30個,所以一個小時下來每個人跟教練打到的時間都好少好少,大部分的時間都花在排隊。老師也向我提醒,孩子想要的是多動、多玩、多打球,一般的教練課程對孩子來說或許太硬了一些。
我之後就開始構思將羽球課從新整理,多花些巧思設計以遊戲、團隊合作、體能競賽、加分獎勵的方式融入羽球課的教程,甚至帶一顆躲避球讓孩子可以分流上課,孩子漸漸會開始期待週四的體能課要上羽球,慢慢的再將較硬羽球的知識與動作技巧一點點加入上課的內容中,我想做的是在這群小草的心中種下一顆羽球的種子,說不定未來的某天,書屋的孩子透過不斷的練習,能夠組一支小草書屋羽球隊也說不定喔!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