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純樸雲嘉鄉間的怡璇,在家鄉從事兒童服務兩年多的期間,了解到社區孩童的樣貌與處境,讓她決定透過教育發揮影響力,持續精進教育的知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發揮的面向。對怡璇來說,小草書屋除了是體制外的教育場所,更像是孩子們第二個家,與每個孩子都能有很深的接觸與連結,並在他們的需要中看見自己能做到的事。 | 小草書屋∞青草職能學苑

 

來自純樸雲嘉鄉間的怡璇,在家鄉從事兒童服務兩年多的期間,了解到社區孩童的樣貌與處境,讓她決定透過教育發揮影響力,持續精進教育的知能,找到最適合自己發揮的面向。對怡璇來說,小草書屋除了是體制外的教育場所,更像是孩子們第二個家,與每個孩子都能有很深的接觸與連結,並在他們的需要中看見自己能做到的事。 

在怡璇的家族中,也有成員曾因一時的迷惘而走上辛苦的道路,每每看見書屋的孩子們,都再次加深她想為家鄉兒少努力的信念。怡璇說小草書屋就像是一棵大樹,每位老師都是一顆種子,我們從大樹上獲得能量與養分,豐富大樹旁的生態,也將大樹的能量擴散到各遠的地方。  

 

擅長將藝術元素融入教案設計的怡璇,常以繪本引導孩子分享與思考,某次在課堂上與孩子分享「大醜怪與小石兔」的故事,被森林其他動物排擠的大醜怪只有小石兔這個朋友可以傾訴,課後有個孩子跑來跟她說,自己就是故事中的大醜怪,因為自己舊舊髒髒的衣服,班上同學都不願意跟他一起玩,當時孩子憂愁的透露心事的模樣,從此在心中不斷迴盪。對怡璇來說,學會信任與被信任都是漫長的過程,一次次的經驗都是在找尋與孩子相處最適切的方式,並協助他們找到身心發展的平衡。 | 小草書屋∞青草職能學苑

 

擅長將藝術元素融入教案設計的怡璇,常以繪本引導孩子分享與思考,某次在課堂上與孩子分享「大醜怪與小石兔」的故事,被森林其他動物排擠的大醜怪只有小石兔這個朋友可以傾訴,課後有個孩子跑來跟她說,自己就是故事中的大醜怪,因為自己舊舊髒髒的衣服,班上同學都不願意跟他一起玩,當時孩子憂愁的透露心事的模樣,從此在心中不斷迴盪。對怡璇來說,學會信任與被信任都是漫長的過程,一次次的經驗都是在找尋與孩子相處最適切的方式,並協助他們找到身心發展的平衡。

 

書屋的孩子形容怡璇是個永遠帶著微笑的老師,而這也正是她希望帶給孩子的印象,「儘管未來孩子可能忘記我是誰,但期許自己成為在他們心中種下善念種子的人,希望他們記得永遠有個地方會給你最寬容的擁抱,陪伴你走過漫長歲月,並將這些溫暖的感覺變成未來的信念。」 | 小草書屋∞青草職能學苑

 

書屋的孩子形容怡璇是個永遠帶著微笑的老師,而這也正是她希望帶給孩子的印象,「儘管未來孩子可能忘記我是誰,但期許自己成為在他們心中種下善念種子的人,希望他們記得永遠有個地方會給你最寬容的擁抱,陪伴你走過漫長歲月,並將這些溫暖的感覺變成未來的信念。」

 

書屋的孩子形容怡璇是個永遠帶著微笑的老師,而這也正是她希望帶給孩子的印象,「儘管未來孩子可能忘記我是誰,但期許自己成為在他們心中種下善念種子的人,希望他們記得永遠有個地方會給你最寬容的擁抱,陪伴你走過漫長歲月,並將這些溫暖的感覺變成未來的信念。」 | 小草書屋∞青草職能學苑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