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臺灣這片土地的熱愛,讓雅文從大學開始就非常關注社會議題。她回憶起自己的第一場社會運動,就 是獨自騎著機車到凱道上參加捍衛土地正義的遊行。慢慢觀察這些社會問題的來源,雅文發現能從中施力的 即是「教育」,於是在小草書屋草創時期就選擇成為第一位正職老師,盡力面對當時因原生家庭功能失調而 傷痕累累的孩子的各種狀況。   

雅文說,來自孩子原生家庭的衝擊是非常沉重的,對於不是教育背景出生的她,如何面對這些衝擊是一 大挑戰。剛開始遇到危急事件或重大衝突時,她只能以自己從小所受的教育方式應對孩子的脫序狀況,大聲 喝止來吸引全場目光。但有一次在她準備喊出來時,她看見有個孩子摀住耳朵。因此她反思了大叫可能是最 立即見效,但並不是最好的方式,她也不希望在日常生活中孩子用一樣的方式來對待別人。所以後來,她選 擇走到孩子身邊,和孩子一起想辦法解決問題。在之後的日子裡,她開始看見孩子在學習她的處理方式,也 會以好好溝通的方式去解決問題而非大聲衝突。   

 

 

這一路走來十分不容易,雅文仍然在盡心盡力陪伴書屋的孩子面對他們的人生課題,不期待孩子變成她 希望的樣子,而是接受他們各自的樣貌,陪伴他們各自長出力量後前往自己想去的地方。支撐雅文一直走下 去的力量是,她知道陪伴可能不會立即見效,但相信陪伴的力量終有一天會帶來轉變,而她也確實在慢慢見 證孩子一點一滴的轉變。然後她也跟著孩子一起,更認識自己並成為更好的彼此。她期許自己能從小地方慢 慢做起,「因為如果每個人被影響,各自都好一點了,那臺灣就會更好」。

 

 

Close Men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