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苑姐在一次峻丞的演講當中,結識了他,當時峻丞正在為三峽弱勢孩子思考發展的可能性。小苑姐也曾想為偏鄉孩子們做些甚麼,卻苦無切入點,峻丞的行動力讓她感動。當峻丞決定要成立小草書屋固定的陪伴據點時,小苑姐抱著樂見其成的心情參加,才知道峻丞要邀請她擔任協會的大家長-書屋第一任理事長~這是一個不在規畫內的重責大任,小苑姐幾經掙扎,後來一位朋友對她說:「這不就是你一直以來想做的事情嗎?有甚麼好怕的!」聽完,她就決定挺身而出!

擔任理事長,並與小草近距離接觸後,小苑姐期許書屋朝兩個方向成長,一是小草的生活與品格的教育~因為家庭功能失調,孩子們缺少穩定的看顧,連一般基本的生活常規,如刷牙洗臉洗頭⋯等也無法自己打理好,透過書屋義工老師的陪伴與教導,小草們學會了好好地行住坐臥,對照顧自己是有意識的;二是心的安定,期望書屋的工作團隊與小草們都能「讓心更鬆一點」,好好專注地將事情一件接著一件完成,用心踏實努力之後,就讓成果順勢而生。小苑姐曾應峻丞要求,在兩個暑假期間,安排三峽天南寺的靜心之旅,藉由禪修打坐的體驗,讓大家的心更穩當、更寬闊。

不論是不是擔任理事長,小苑姐陪伴書屋的腳步不間斷,看到一些低成就感的孩子在書屋陪伴後,能自信穩穩地面對挑戰,眼神開始成熟,她甚感欣慰;她說,陪伴小草,就像照顧在野外意外撿到的落單小候鳥那樣,白天餵它食物讓身體獲得滋養,夜裡給它遮蔽安住,照顧陪伴一段時間後,小候鳥的雙翅日益強健,到了能獨力覓食和飛翔的時候,便要訓練他們展開豐厚的羽翼,勇敢地飛往有同伴的遠方。如果所有小草都能長大到像候鳥般那樣獨立飛翔之時,小草書屋也許就不需要存在了。 期待書屋能為孩子儲備足夠能量,不只有能力有信心照顧好自己,也能幫助孩子成熟長大,從一個被照顧者到照顧者,惠及整個社會和世界。

 

 

Close Menu